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苏智良再走访韦绍兰力争爲幸存者讨說法

时间:2019-10-13 06:45: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2月1日,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和夫人陈丽菲,再次来到荔浦县新坪镇桂东村委小古告屯,走访调查韦绍兰老人。

  苏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感叹,他走访调查过的30多个慰安妇幸存者,今年以来已去世7个,他要抓紧时间做好资料搜集工作。

  韦绍兰的情况很特殊

  :去年大年初五,你们来采访、看望过韦绍兰老人。今天是大年初七,你们又来采访、看望她,真是难得啊!

  苏智良:韦绍兰的情况很特殊,她是至今为止国内个生育有侵华日军血统后代的慰安妇幸存者。上次因为时间关系,有些情况还没有了解到。我们这次来,一是补充调查,为今后和日本方面打官司提供证据。二是给老人送点生活费,让她安度晚年。以民间组织的名义,我们为她带来了今年的生活费,共2000元;以个人的名义,我们夫妻给她带来了一床棉被、一条围巾等生活用品;此外,还为她那个有侵华日军血统的儿子罗善学带来了一尊观音菩萨。

  幸存者的情况非常糟糕

  :你们夫妻是研究慰安妇问题的专家,其他的幸存者目前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苏智良:慰安妇这个词,实际上是日语名词,是一个血淋淋的词,翻译过来是日军性奴隶。慰安妇这个词初产生于 1931年 1月,当时日本海军为了给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员提供所谓的安全性服务,在上海设立了四个海军特别慰安所,这是世界上批日军慰安所;大规模实施是 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在此后日本发动全面侵略战争的 8年当中,在部队大规模推广了性奴隶制。

  我们对中国慰安妇的调查已经进行了 16年,调查了 20来个省、市、自治区,多的时候,我们找到的个案有 100多个,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她们当中的大部分又去世了,我们准确知道的国内幸存者只有 30多个。

  她们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因为她们的平均年龄已超过 80岁,已经进入到老年了。由于侵华日军的暴行,她们身体上都留下了很多的创伤。比如说山西的万大娘,她的耳朵下方的皮肉当时就被日军士兵残忍扯掉;还有李大娘身上、手上都有日军的刀痕。除了身体上的创伤外,还有精神上的,我在北方调查的时候,就发现很多的受害者有着严重的精神疾病,所以她们非常不幸。

  另外,她们大多丧失了生育功能,这样对她们来说非常不幸,因为她们大多生活在农村,在农村没有后代,又丧失了劳动力,那种生活境遇就是弱势的人群了。

  今年以来,我调查过的3多个幸存者已有7个去世,这实在是一种遗憾啊!

  韦绍兰老人很勇敢

  :你们目前走访调查过的幸存者只有 30多人,是不是还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曾是慰安妇?

  苏智良:对,实际上现在的幸存者远远不止那么多,有一些人不愿意开口,很多人由于有来自社会和舆论的压力不愿意承认。我自己也碰到过,明明有的人是受害者,但她就不愿意承认,我也无能为力,这种情况在各地都碰到过。

  有的受害者在自己的村庄,在自己的家乡无法嫁出去,她的父母只能把她嫁到 100多、 200多公里甚至更远的地方去,这就表明了她们受到的压力。

  包括上海的受害者在内,有的不愿意公开自己的姓名和形象,生怕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伤害和压力。经过我们这几年和媒体共同宣传,现在的国人应该说非常宽容了,大部分人这种压力已经减轻了很多。

  韦绍兰老人很了不起,她能勇敢地站出来揭示当年侵华日军的暴行。 2007年,我们在上海举行慰安妇史料馆揭牌仪式,他们母子俩一时成为焦点人物,不少媒体的标题就用了勇敢这两个字。

  力争帮幸存者讨个说法

  :很多慰安妇幸存者已是风烛残年,她们能在有生之年讨到说法吗?

  苏智良:因为种种原因,虽然慰安妇幸存者讨说法很难,但她们是不甘心的,我们也是不甘心的。

  1992年,山西的万大娘非常勇敢地站出来揭示日军的罪行,她是个揭露侵华日军暴行的幸存者。后来,又陆续有人站出来,向法院起诉日本政府,她们的目的就是让日本政府谢罪,让他们承认在中国曾经有过的暴行。

  打官司索赔,有的一审败诉了,有的二审败诉了,有的三审败诉了,但是我们还要争取。因为打官司的本身就是揭露日军暴行、教育日本国民很重要的手段,至少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日本的法院认定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实施过慰安妇制度,过去他们是不承认的,现在已经被迫承认了,所以我们将会继续坚持不懈地努力,力争帮幸存者讨个说法。

  目前,我们正在争取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支持,对幸存者加强研究、加强调查、加强保护。

  :你们这次来韦家,计划呆多长时间?

  苏智良:初步定为3天,在韦家住两个晚上。

  此前,我们跟韦绍兰老人的大女婿武文斌打了,了解到老人的大女儿去年因病去世后,韦绍兰母子俩的情绪比较低落。63岁的罗善学至今还是单身,现在就靠种些粮食、养些鸡鸭,维持他和母亲的生活,经济非常拮据。韦绍兰的大女婿一家曾经提出帮着料理耕地,资助他们,但罗善学仍然没有接受。由于身世情况特殊,罗善学从小就没有快乐,脾气有些古怪,这点村民能够理解,我们也能够理解。

  2007年7月 ,韦绍兰老人已正式委托上海的一位律师 ,以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名义向日本方面索赔。我们这次来之前,想了很多,除了从物质上帮助他们,还要从精神上开导他们。结果还是陈丽菲想得周到,她要买一尊观音菩萨送给罗善学。

  我们打征求罗善学的意见时,他很高兴。希望经过我们这次的开导,他能够和母亲和谐相处,和家人和谐相处。

保险
两宋元明
小宠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