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只要你过得好

时间:2019-09-14 07:24: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难道是宿命的安排?屈阳没有想到十年后还会与桑晓榆重逢,而且这一重逢,使他原本波澜不惊的生活开始跌宕起伏,尤其是他的心,再一次亦如十年前那般被桑晓榆牢牢牵绊。
那天他开车路过妇女儿童医院门口的街道,这里来看病的孩子和孕产妇很多,无数私家车、出租车时常拥堵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难以动弹,屈阳正后悔没有多包段路绕过这条街时,前面一辆出租车又突然停下来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不禁懊恼地一拍方向盘,给自己点燃一支烟。
这时他看到出租车的门开了,出来一位带着一个三岁左右小男孩儿、背影纤弱秀丽的少妇。然而,女人的脸转过来时,屈阳整个人顿时呆住了,这不是十年前自己痛苦而狂热地爱过的女人桑晓榆吗!
女人牵着孩子的手朝屈阳的方向迎面走来。是的,她的确就是桑晓榆。十年间她已从当年青涩的小姑娘变成如今有着 风韵的少妇了,但屈阳仍然一眼能认出,她的容颜曾深深镌刻在他心底,生根、发芽,别说十年,就是二十年、三十年,他屈阳仍然一眼认得出来。
这一瞬,屈阳几乎无法呼吸。桑晓榆走近的那一刻里,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已汗水涔涔,眼睛紧紧盯着桑晓榆,大脑陷入一片茫茫然的空白……
桑晓榆从屈阳的车旁经过,只是她看不到车上人的脸,屈阳坐在车内却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他觉得桑晓榆脸上似乎有一种从前没有的、让他感觉到陌生的凄楚神情,眼光里也闪烁着一丝忧郁,嘴角似乎也有一小块若隐若现的瘀斑,像是和谁打架留下来的。
屈阳的心不知不觉被人揪紧了一般,有点痛的感觉将他从茫然中蛰醒过来,他突然不想再逃避或者说回避什么,突然很想知道桑晓榆她过得好吗?桑晓榆她幸福吗?
就在桑晓榆和孩子即将没入医院门诊大厅时,屈阳叫住了她。
【二】
自从一周前偶遇带着儿子看病的桑晓榆,到今天又和桑晓榆共进了一顿晚餐,屈阳没有哪一天睡好觉过,心里也没有哪一天不是在想着她。以前点点滴滴的过往,再次在记忆中鲜活起来,原本以为忘却的那些疼痛,也犹如被人揭掉的干疤的伤口,重新露出血淋淋的新鲜皮肉。
十年前,屈阳毅然决然地从桑晓榆生活中彻底淡出,彻底蒸发,就是为了桑晓榆的幸福。只要桑晓榆过得好,他屈阳就不再做她幸福生活的绊脚石。这么些年来,他也一直认为桑晓榆幸福地生活着,有一个不错的男人作丈夫,有一个不错的婚姻。
然而,让屈阳没有想到又无比痛心的是,桑晓榆过得并不如意,她和儿子搬出来租房住,目前正在和那个看似谦谦君子,实则有严重暴力倾向的丈夫闹离婚。她嘴角的那一小块瘀青就是她丈夫吴剑波打的。
屈阳想不通,吴剑波是一个具备高学历高智商的男人,却会向柔弱的女人,还是自己妻子的女人动手,并且全是为了自己主观臆想出来、子虚乌有的一些事。桑晓榆和男同事之间普通的一个电话都能引发他醋意的猜想,从而引发争吵,又由争吵引发动手打人。
桑晓榆也是一个个性强、从不逆来顺受的女人,她哪里容得下吴剑波对自己这种无端的不信任和猜忌呢?两人经常是一吵便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吴剑波对她动手,她也不管力量的悬殊拼了死命还手,两人都挂彩收场。
这样的日子让桑晓榆彻底冷了心,她下决心要离婚,吴剑波却死活不同意。为这事两人少不了又干了一架。事后,吴剑波又痛哭流涕地跪在桑晓榆脚下请求她的原谅。桑晓榆早已看透了吴剑波这种打了人又求原谅,而下次又就犯的恶性循环,毅然带着儿子从家里搬出来暂时租房住下,一面和吴剑波谈判离婚。
屈阳想起这些就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他在黑暗里回想着桑晓榆的眼睛,她忧怨的眼神,还有她看他时眼底充盈着的温情……他真想能像十年前那样拥抱她,给她安慰、给她保护。她让他如此的心疼,她让他的心碎成片片,飘落在这漫长无边的无眠之夜……
屈阳看看身旁熟睡的妻子刘虹,轻轻披衣下床,来到客厅的露台上,在静谧的夜色中,点燃一支烟。
袅袅升腾的烟雾将屈阳的思绪带到了十年前。他想,假若十年前自己不顾一切娶了桑晓榆呢?她也许会比现在幸福吧?可是,妻子刘虹又会怎样?儿子屈冰又会怎样?
屈阳觉得头疼,好似要炸裂一般。唉,剪不断,理还乱。
【三】
十年前,屈阳自从认识桑晓榆后,就痛恨自己结婚太早,也方知什么是“相见恨晚”。
那时桑晓榆二十岁,屈阳二十六岁,刚结婚一年。屈阳在B公司任部门经理,桑晓榆是屈阳的部下。
中专毕业不久的桑晓榆清纯得像一棵初春的嫩芽苗,带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也像初春的一缕和风,悄然无声地吹皱屈阳平静的心湖。桑晓榆在屈阳部下工作起来也是非常的敬业和勤奋,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青春明朗的活力,喜欢穿宽松的休闲服和牛仔裤,清秀的容颜素面朝天,一头蓬松潇洒的短发随风飘舞……屈阳就这样无奈而又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桑晓榆。
桑晓榆那时已交了一个男朋友,他就是研究生即将毕业的吴剑波。桑晓榆和吴剑波的感情时好时坏,而好坏屈阳都能感觉到,他的心也在随之沉浮。也有其他男孩儿追桑晓榆,屈阳都会有点酸酸痛痛的感觉,只恨自己结了婚,不能大胆自由地追求桑晓榆。而当初他似乎和妻子刘虹从没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是经人介绍认识了,觉得彼此还能过得去,刘虹对他又千般温柔体贴,也就和刘虹不温不火地相处了一年后结了婚。
认识桑晓榆之前,屈阳以为生活中的恋爱就是这样的,完全没有小说中所描写的虚假的 。可认识了桑晓榆后就完全变了样,他还没和她恋爱,却已如恋爱中人那般痴傻疯狂、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品尝到“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的个中滋味了。
桑晓榆和吴剑波的恋爱经历了短暂的 后归于平淡。尤其是桑晓榆,她看出了吴剑波性格缺陷的地方,觉得吴剑波为人自私多疑,对是否继续交往持怀疑态度。可桑晓榆的父母都一致认为高学历的吴剑波是有前途的青年,不可多得。加之,吴剑波看出桑晓榆对他冷却了热情,开始注意收敛自己,并对桑晓榆更加热烈的追求,桑晓榆也就没有能提出分手。
桑晓榆早就感觉出了屈阳对自己的爱慕之情。屈阳在工作上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私底下给她不断的加薪,使她对屈阳先有了感激,后有了好感,随后又不自觉地喜欢上了屈阳。
只是,桑晓榆不同于其他女孩子,她绝不会对已婚男人抱有幻想,也从不去想要占有某个有妇之夫,她喜欢屈阳,但并不意味着想和这个男人真正发生什么。她的身边不乏各种男孩儿围绕,她也还年轻,她从没想过要去争夺某个已婚男人,哪怕是她也还喜欢的、同时也爱她的、也算年轻有为的屈阳。
可事情还是出乎桑晓榆的意料。屈阳调离了现在的总分司到分部去任项目执行总监后,却和她真正有了次正儿八经的约会。而当屈阳将手臂轻轻揽住她的肩膀时,她没有拒绝,也无力拒绝。
事情于是就如此开始了。屈阳开始了生平次水深火热般的恋爱,桑晓榆呢,和屈阳如此更近距离接触,愈发看到屈阳身上的一些和她同龄男孩儿所不具备的优点。
桑晓榆喜欢屈阳开车带她在夜色里兜风,一边和她谈天说地。屈阳擅长剖析桑晓榆的内心,每每都能一针见血地说到她的心坎上,犹如她的影子那般了解她。她也因此迷恋上屈阳,就像喜欢她自己一般。这是在吴剑波那里没有的感受,她感觉自己爱屈阳胜过爱吴剑波。
在一个温情绵绵的夜晚,屈阳和桑晓榆开始了次肌肤之亲。可当屈阳面对桑晓榆青春美好的胴体正满怀 地要彻底拥有她进入她时,他却发现她秘密花园是处女的紧密,屈阳竟然难以开启。桑晓榆想极力配合他,可就在这时,他顷刻间已溃败下来……
屈阳趴在桑晓榆的身上自嘲地笑,他对桑晓榆说,看来你真的是不属于我的啊。
此后,屈阳极力压制住对桑晓榆的爱欲冲动。一次他都解开了桑晓榆的牛仔裤纽扣,却还是活生生压制住了想占有她的冲动。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他绝不是不想,而是桑晓榆对性事的青涩,她纯洁无辜的身体,都使他不忍不舍去耕耘她的处女地。他是爱她的,深深爱她,在没有确定能对她一生负责的情况下,他不忍心她受到任何伤害。他就象珍藏一件易碎的水晶,小心翼翼呵护着。
刘虹迫切想要孩子,一直天天缠着屈阳给她孩子。现在她真的如愿了,怀孕了。刘虹幸福地期待着做母亲的那一天。屈阳的心却掉进了冰窑。他知道,有了孩子他和桑晓榆更没有可以牵手一起的那一天了,即使没有孩子,他和刘虹离婚也会导致众叛亲离,因为刘虹不仅对他温柔贤惠,对他父母也是孝顺可亲。屈阳要离婚,就算他可以放弃一切财产,也仍然会招致各方压力,对刘虹也是伤害,这使他感到绝望。
屈阳对桑晓榆说,等我三年好吗?桑晓榆平静地说,屈阳,你不会离婚的,我知道,刘虹又没有任何过错,对你也好得无可挑剔,即使离了,你也会良心不安,这样我们同样不会幸福。
屈阳无言以对。其实屈阳还有点怕,他没有把握桑晓榆会像刘虹那般爱他,而且,他在研究生吴剑波面前有一点小小的自卑,尽管现在他也还算年轻有为,可吴剑波还年轻,又拥有高学历,可塑性很高,他怕将来桑晓榆后悔。
屈阳的儿子出生后,屈阳给他取名屈冰,亦如他此时的心境,亦如他和桑晓榆没有指望的冰冷的爱情。
一个男人的心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爱她的妻子怎能感觉不出呢?一天夜里屈阳从梦里醒来,见刘虹抱着孩子坐在床边哭,声音是隐忍的哽咽。屈阳终是觉得这样下去对不起刘虹,同时也会对不起桑晓榆,是该了断的时候了。
屈阳对桑晓榆说,记住不管哪一天我做什么,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桑晓榆就认真地看着他,问,你是不是在说你有一天会永远离开我?
屈阳苦笑地刮一下桑晓榆的鼻子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没多久,屈阳真的就像空气一样蒸发掉了。桑晓榆打过好多电话都没有任何回应。桑晓榆没有再进一步去找屈阳,她知道,这一天来了,终究要来的,就让它来吧。屈阳心想,过不了多久桑晓榆的生活便一切恢复正常,她会和吴剑波好好相处下去,好好过她的日子,只要她过得好,就好。
【四】
十年,弹指一挥间。
可是,桑晓榆过得并不幸福,吴剑波也算不上一个好男人,屈阳很心痛。自己曾经如此珍爱的女人,并非如他所想,有和谐的家庭,有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他甚至想狠狠揍吴剑波一顿!可即使揍了也不解气,又如何能挽回桑晓榆的幸福?揍他一顿,他吴剑波又能换一个人吗?
桑晓榆是对的,只有和吴剑波离婚这一条路。而吴剑波又厚颜无耻,坚决不离,现在又以孩子的监护权作筹码。吴剑波懂得,桑晓榆可以放弃一切财产,唯独舍不下儿子。
屈阳开始动用一切法律关系,生意上的,朋友中的,只要可以帮助桑晓榆的离婚官司胜诉。屈阳经常放下手上工作,陪着桑晓榆奔波于律师事务所或者妇联。
桑晓榆很感激屈阳为她做的这一切。没有屈阳,她还不知道怎样度过这段时期?也许还不止是感激,十年再回首,屈阳再次在她心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位置。如果说,十年前桑晓榆还不完全懂得爱情,还有着青涩的骄傲,而十年后的桑晓榆更能识别出屈阳犹如陈年葡萄酒,香醇醉人。但桑晓榆仍然像十年前一样明白,屈阳还是不属于她的,十年前是这样,十年后仍然是这样。虽然他们彼此相爱,可是,这就是逃不掉、迈不开、冲不出的宿命,谁叫他们没有在对的时间遇上呢?
皇天不负有心人,桑晓榆在屈阳的帮助下终于等来了云开日出。桑晓榆胜诉,法院判决准予离婚,孩子的监护权判归桑晓榆。
这些天因为官司,桑晓榆的儿子一直住在外婆家,桑晓榆也就有时间在家里精心备下了一桌丰盛晚餐,她将毕生手艺都用上了,做了香辣蟹、香菇水煮鱼、红烧热窝鸡等等,又买了一瓶红酒,餐桌上一只水晶花瓶里插了一束带露的粉红康乃馨,散发着清雅的芳香。她要好好感谢屈阳,同时也为自己告别过去、开始新的生活庆祝。
这顿饭,屈阳吃得既高兴也伤感。高兴桑晓榆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伤感他不能随心所欲地爱他所爱的女人。桑晓榆看上去情绪却很好,她欢快地笑,妩媚地笑,脸颊上淡淡的红晕衬托得她的脸像一朵盛开的鲜花。
桑晓榆要屈阳深深记住她美的笑容。也许过了今天,她也会远远离开屈阳,彻底从他的生活中消失,像十年前屈阳从她的生活里蒸发一样。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的痛楚,不如让它慢慢风干在时间的蹉跎里。
桑晓榆又端起酒杯仰起脖子欲喝,却被屈阳挡住了。屈阳疼惜地说,你今天喝得够多了,别再喝了!
不,我今天太高兴,真的,屈阳,谢谢你。
说完,桑晓榆的眼里涌动着泪花,一大颗晶莹的泪珠挂在眼角,摇摇欲坠。屈阳一看见,也立刻红了眼眶,他痛苦地别过脸去。
桑晓榆走到屈阳身后,突然伸手紧紧抱住屈阳,脸俯在他温暖的背上,任由眼泪哗哗倾泻下来,打湿一团衣服。屈阳再也无法控制,反转身紧紧将桑晓榆抱在怀里,两人流着眼泪疯狂吻上对方带着泪水的淡咸味的火热发烫的唇。
桑晓榆在屈阳耳边软语呢喃地说,屈阳,我要你,让我真正拥有你一次吧!
如果说,十年前桑晓榆还是一枚青涩的坚果,十年后的桑晓榆却像妖娆鬼魅的花朵在屈阳的身下绽放。原来 有了爱情的佐料,可以变得如此上天入地般的绝妙。两人的眼泪,两人的汗水,两人的手指,两人的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恨不得深深嵌进对方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开,拥有了这一刻,就仿佛拥有了一辈子,这一刻哪怕就这样死去,也是无怨无悔幸福快乐的。
【五】
桑晓榆带着儿子离开了这座城市。她给屈阳只留下一封简短的E-MAIL:屈阳,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没有勇气和你面对面地告别,就让我悄悄地走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生活,勿念。你也一定要好好过你的日子,只要你过得好,也是我的安慰,就让我们在心里为对方默默祝福吧。
只要你过得好,屈阳轻轻念道,眼泪无声滑下。他知道,他和桑晓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了,或许那时已是白发苍苍的垂幕之年,或许只能在来世了。
十年前,屈阳因为爱桑晓榆而离开她;十年后,桑晓榆也因为对屈阳的爱而离开他,都是因为这看似轻轻浅浅,实则沉沉甸甸的一句话:只要你过得好。

共 564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完这篇小说,头脑里蹦出一句诗来:恨不逢君未嫁时。同时想起来一首歌:十年!清醒的男人,清醒的女人,带来的是一场清醒的但是让人难以割舍的怀恋终身的爱情!相爱的人总会再相逢!祝福男女主人公吧!期待您的新作!【实习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08-02 2 :14: 4 发现作者很喜欢十年这个时间距离,确实呀,十年!十年......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08-04 19:0 :07 十年前,屈阳因为爱桑晓榆而离开她;十年后,桑晓榆也因为对屈阳的爱而离开他,都是因为这看似轻轻浅浅,实则沉沉甸甸的一句话:只要你过得好。小儿上火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老年纸尿裤哪里买
小儿积食的原因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