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阴错阳差

时间:2019-09-14 07:21: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阴错阳差
周老师快要走出法院大门口的时候,怅惘的心境上似乎又蒙上一层灰。突然间,她脑海里一回旋,仿佛觉得她被一个灰蒙蒙的环子套住,她极力去挣脱;然而,在她努力挣脱之际,又觉得力不从心;紧接着的,又有一个环子将其套住,她周身觉得发紧……又一个,又一个,还是灰蒙蒙的。它们一忽儿紧缩,它们一忽儿粗大起来。那颜色时浓时淡。无数的灰蒙蒙的环子渐渐变成了一色:白灰。那白灰的雾状的环在紧束着她,她紧走,那白灰色的雾栖留在她的周身,她慢走,那雾依然飘悠在她的上下左右。她觉得相当的累,那身,尤其是那心。她眨了眨眼。她看到女儿也失神地站在那环内,那雾中……她吃力地唤了一声女儿的名字。那声音极细,恁亲切。像是呼唤危难中的人。
“妈……”
“唉。”她结束了沉悠悠的遐想,心疼地望了一眼女儿相孺。
“妈……我们不怕!”女儿的眼里闪着清纯的光,仿佛在安慰妈妈。
“怕?我们大可不必。然而……”妈妈在心里排列和筛选着词语,“哪有什么然而哟!”
“妈!”精明的相孺从她不自然的嘴唇的颤动和那悠远浅笑中发现了破绽,“你就说嘛,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也二十四岁了……”她拉住妈的手。
“……”周老师站住,看定女儿那赏不够的脸。
“难道他们会判我们败诉?”
“我想……不会的。”
“不会出现万一吧?”
“我的好女儿,别无端地给自己加压。从学校领导到局里的领导都同情和支持咱们。况且,你也是教师……”
岂止相孺是教师!

周老师一家三代都忠诚于教育事业。她的母亲田淑莲烈士(为抢救雹灾中的小学生)的英名早已深深地镌刻在这一方人们的心里。五十多岁的人们不管是干什么工作的,也不管在全国的哪一个角落,只要人们一提起“关心下一代”、“舍己为人”、“人间真情”、“呵护祖国未来”这类的话题,他们每每总会想到她,总抑制不住地把她的事迹动情地讲给周围的人听,在人们的心灵里唤起一股久久不易平息下去的热情。受感动的人千千万万,万万千千……受感动深的自然是周老师。在她那颗幼小心灵中早种下这颗种子。她在奶奶多次含情复述的苍老语音的哺育下,长大成人。她立志以妈妈为榜样,将一颗火热、纯净的心浸泡在教化人的大潮中……她如愿了,终于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她塑造了千万颗太阳般的心灵。她还塑造了女儿相孺:女儿的名字就是她自己斟酌再三确定的;女儿的报考志愿就是她给填写的;又是她找到局里领导将女儿派至她所在学校的……女儿是她的宝贝,是她的心尖儿,是她的伴儿,又是她的样板田!她要从她那里得到从别的老师身上得不到的炼汁!她的那两篇论文——《教育改革模式刍议》、《素质教育、教师的知识结构与施教对象的情智曲线琐谈》——散发出来的馨香,主要的就来自于女儿的心田……这母女俩在这所中学里有口皆碑;在这一方土地也小有名气。提起周若茵老师,人们都知道她有一个争气的好女儿。人们更知道李相孺有一位学识渊博、思维敏锐、善以待人的好妈妈。周老师于早年首创的“家访惯例”、“入户补课”等措施,被女儿相孺全盘接收过来,除自己获得了无穷的新体验,也为母亲深层次的“宏观教育探索”输送了血液……她们母女对教育事业的贡献,既有卓越的微观成果,又有宏观的效益!

相孺的心倒是平静下去了。周老师的心可还是忧忧的未全放下。她脑海里还是反复回忆着刚才开庭的情景:那书记员是自己的学生,倒还很客气。问话中夹杂了很多“周老师”这样的称呼,但那眉宇间怎么搀杂着无法说清楚的因素呢?是法庭特有的气氛,自己全然不知?
母女俩来到局里。局长是她的老领导,十分明确地告诉她:若茵同志,局领导正十分关注着李老师的事……
他惟恐这母女俩不放心,当时拨通了法庭的电话。那书记员告诉他们:老校长,周老师也是我的老师,我当然会尽力的……请校长和周老师放心,我那师妹会及时得到公正……
三人同时显出会心的微笑。“相孺,情绪不要低落,你要比以往更认真地工作!”局长和母亲都这样告戒她。“嗯。”相孺不自然地笑笑,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眼中隐隐地出现些许潮湿。
她照常上课。周老师也照常上课。但她们总觉得心里有点儿不塌实,有时忘了带红粉笔,有时几次也找不到当课的教案,有时提问学生,把他们叫起来,竟弄错了所提的问题。
校长和其他领导、教师纷纷反复安慰她们。局里也多次了解她们的情况……隐隐的遥远的压力终不能散去。晚自习之后,母女之间的“教育切磋”被间或终止了;在勉强进行的情形下,也每每夹杂着“走神儿”的分子!熄灯后往往也睡不着。相互安慰非但起不到预期的作用,反倒形成负面的作用,有时便几乎占去一个通宵,到天亮才睡着,竟误了上课……这,当然能得到老师们的体谅。
“老师被传唤的事自然是有的,但李老师这样的情况太特殊。”
“这个付三虎也实在太……”
“你们看他那个爹,那个妈,简直……”
“细分析起来,其中的原因,复杂到可以写一本儿专著……”
“那就扯远了。据小道但可靠的消息,恐怕李老师要——受点儿热。”
“我们全去抗议——真没啥事的!”
受点儿热?什么热?”
“至少破点儿财……”
“至多呢?”
“消息没透露。”
“哼!”几位老师一同发出那鼻音。

小道通大道,大道通现实。两个月之后,判决书终于发到李相孺老师手里!母女俩的手和那纸在她们手中连连抖动!她们那两颗心几乎要跳出灼热的胸膛……书记员悄悄告诉周老师:如果上诉,或许有一线希望。

“妈呀!……唏,唏……这世界,上,上……难道……我李相孺有什么错儿?错儿?我给他补课……他就……难道,难道我就,就不能……唏,唏……”相孺哭成了泪人儿,引得庭里庭外很多人前来劝解。

人们几乎都一掬同情之心!这是一起爆炸性新闻!扩散,扩散!扩散到尽人皆知,街谈巷议。

然而人们并不知道详细内情。一段时间过去,从付三虎家方面,从法庭方面,从相孺学校等几条渠道才把各路信息汇成一个完整无误的事实。这事实像洪水一样,以其无法控制的力度撞击着这一方人们的心扉,街头巷尾你就听吧:

“这事儿你说怨谁?”
“这小子长大了也不是好料,听说在学校也横贼似的,好歹不知……”
“他妈就是个腥气百怪的娘儿们!”
“他那个接丧儿的爹,会教出好孩子?”
“不是说那女老师上家给他补课前几分钟他正看着俩人亲嘴儿的电视吗……”
“这也真是个事儿!”
“风气正,啥都好办。”
“可也是。电影、电视、街上大堆小堆小黄书儿、录象、歌儿……都忙乎那一个事儿!”
“说了归齐王八蛋多,就得宰王八。王八没了,哪来的蛋?”
“嘿嘿,有理有理。”
“咋还弄个老师没理儿?”

相孺睡着了。周老师却睡不着。她突然来了灵感,电光石火一般灼人。她轻手轻脚下了床,悄悄扭亮台灯,铺开稿纸,写下了这样的题目:《少年阶段特殊心理驱动及脱敏疗法简述》。
相孺翻了一个身。周老师急忙扭灭台灯,轻轻爬上床。她安慰自己:那提纲以后再说……“那个事儿”的全部经过在她面前反复游动起来——
那个星期日的早晨。三虎在父母的督促下,不耐烦地同父母一起归整着屋内的什物,为迎接补课老师的到来。三虎弄得桌上杯盘乱响。“你疯了?”三十多岁,蓬头散发的三虎娘厉声呵斥道。“我可不是疯了,张口就嚷,张口就嚷……”三虎十五、六岁,长得膘肥体壮,翻瞪着眼,赌气地回敬着。“哗”的一下将茶杯推向一边,抓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机……荧屏马上出现一对青年男女!三虎眼里放着光,乐吟吟地咧开了嘴巴。那青年男女开始接近了!三虎更加投入起来,他目不转睛地盯住那荧屏发呆……
“这个 崽子,说啥啥不听,说啥啥不听!”三虎娘听不见动静,一挑门帘,气就不打一处来,“早晚看成胡天海儿!”这胡天海是他们邻村的一个少年犯。“嘻嘻!嘻嘻……”三虎专注地看着荧屏。那对青年缓缓地接吻了!三虎轻轻挪动着椅子,往前凑了凑……
这是一个动情的长吻!三虎的那两束强光照到那异性的脸上。他咽了口唾沫……“浪死你!”三虎娘走出堂屋,一半儿责怪,一半儿戏謔地都嘟哝道。三虎依然看着那迷人的吻……他觉得那唇实在有趣!那红得艳丽,红得潮润,像水那般软吗?他幢憬着,他用心体味着。在那一刻,他失神了。“他妈,老师来了!”

“三虎,老师来了!……三虎,你听到了没有?”妈妈没有甩出“你聋了?”那句口头语。三虎听到第二声喊,才清醒过来。那吻和体味胶着不去,但并没有影响心不在焉地迎接老师。爸爸严词叮嘱“别他妈不听老师的”,妈妈叮咛“胡天海是狗逼馅儿饺子,别学他”便去干活了。
李老师便开始给付三虎补课。“那红……”三虎精神不集中。“想什么呢?”李老师耐心问。“老师,我听着呢。”三虎扬起脸说。李老师继续讲下去。“像水那样软吗?……”三虎想着。“三虎,想什么呢?”李老师耐心问道。“真的,老师,我……”三虎扭过脸来,脸红了。“不对,你在想别的!”

三虎盯住老师:“那红……”他突然站起来,猛扑过去,紧紧搂住老师的脖子狠劲儿地吻……相孺急忙招架,猛推三虎有力的头。忙乱中,老师竟抠中了三虎的左眼……

相孺被诉至法院。案由:伤害赔偿。
周老师在被窝里反侧。“莫非要我母女难堪……”她反复叨念着这句话,到天亮才睡着。她醒来时,觉得情况异常:相孺哪去了?她的被子为什么如此凌乱不堪?
“我的相孺呢?见到我的相孺了吗?”周老师逢人便问。几位老师也接受学校的指示,四处寻找李老师的下落。

到了第二天,按着一位老姐姐的线索(这位老姐姐就是周老师的母亲田淑莲烈士当年救起的那个女学生),才在邻村的一个柴草垛里找到了相孺。她无精打采,半闭着眼,头发上粘了许多草屑,脸上有一条条划痕……
“相孺,我的好女儿!”周老师一头扑上女儿,“相孺……”相孺惧怕见一切人,包括她的妈妈。她挣脱母亲的双臂,向柴草垛深处钻去。相孺疯了!

半年后,相孺的病情稍有恢复。到底是一个受过巨大精神创伤的人,她羞于见人,拒见一切人。她没有语言了。她的恋人当然离去了。惟有周老师同她相依相伴,形影不离。这母女俩好不孤单啊!

三虎呢?左眼轻度失明。爸爸、妈妈对他的态度有所改观。他们的污言秽语几乎绝迹了……
几年又过去了。这当年的两个“当事人”又面对了共同的压力——那便是婚姻压力。一个近三十岁,精神挫伤严重,终日不言不语的女人,尽管模样周正,先前曾有过知识,但谁人愿娶?这成了周老师的心腹大患。

一个虽二十出头,身强体壮,但无多少文化,左眼又失明的小伙子,哪个没有大包涵的姑娘肯嫁?这也成了三虎爹娘的心腹大患。“多可怜的孩子呀!”周老师望着相孺那依然俏丽怎么也赏不够的脸,时常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辛酸难忍,但无奈。

“这孩子……”三虎的爹娘每每噙着泪水同人们谈及儿子的眼疾,至于那病因,他们往往要编排一套。他们的婚姻压力越来越大……
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田淑莲烈士救护出来的那位女学生的女儿,,突然扯起了红线,从付家走到周老师的宿舍。

“……周姨,您看?”“啊?!……你说什么?”周老师当即咆哮起来“你在说什么?!”两周之后的一个晚上,周若茵老师十分恭谨地从箱子里取出妈妈田淑莲和自己丈夫李千钧的遗照,默念道:“妈妈!千钧!请原谅我吧……我也实在没办法了。”

当她把目光移到熟睡的相孺脸上时,再克制也无法控制住了:两行泪泉涌般泻了下来。又几周之后的一个晚上,周若茵老师仿佛心里塌实了一些,她又记起了那篇未写的论文《少年阶段特殊心理驱动及脱敏疗法简述》。她提笔在稿纸上写道:“全社会综合塑造少年心灵的必要性……”

共 46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阴差阳错,再去追究谁是谁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今后面对的生活,那才是我们关注的。小说的情节不算复杂,但引人观看,人物简洁但写出了个性,几句话就将三虎妈描画的入木三分,还有结尾的设置更是让人辛酸。【编辑:红荆】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112019】
1 楼 文友: 2009-11-20 09:12:14 读后有些悲哀,生活啊有时真的很无奈。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宝宝吃什么降火快
旅游出行前的必备物品准备
宝宝营养不良怎么调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